学校营养餐:建立安全网 投资未来

发布于 01 March 2016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携手非洲联盟,在2016年3月1号庆祝第一个“非洲学校供餐日”。

学校营养餐是一个重要的安全网,鼓励学生定期出勤,有助于在危急情况下保护孩子。这也是对数百万人的未来、当地经济和消除全球饥饿进行的长期投资。全球来看,131个国家的3.7亿多儿童主要通过政府系统收到了学校营养餐。粮食署通过学校营养餐帮助的一半孩子都居住在非洲。2014年,非洲有41个国家的超过1000万儿童受益于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学校营养餐项目。

第一个“非洲学校供餐日”专注本地学校营养餐计划。当地农民生产的粮食被用作学校营养餐,能最大化发挥学生、农民和当地社区的利益。这样的项目相当于学生家庭增加了收入转移,给社区带来经济好处,学生接受教育、成长为有生产力的成人后会得到更高的收入。投资学校营养餐具有惊人效益,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分析显示,项目每消耗1美元就能产生3至9美元的回报。

下面六个例子展现了粮食署在这一领域开展的工作。

肯尼亚:
在内罗毕,粮食署为92所学校的82000名学生提供热气腾腾的午餐。Woodly Nazarene小学位于内罗毕基贝拉贫民窟的中心,共450名学生。学生Stanley Odhiambo说:“我们收到粮食援助,才能呆在学校学习。”学生家长Evelyn Kamwaro欢呼支持学校营养餐项目,因为父母“外出找工作天黑了才回家,有了学校午餐,孩子不用一个人回到家里,他们待在学校很安全。”2015年9月起,粮食署将直接运送粮食改为现金援助。学校自行采购,能保证食物种类多样化,并建设当地经济。

莱索托:
2014年11月,莱索托政府及其他党派通过了“国家学校供餐政策”,为全国儿童免费提供学校营养餐。该政策鼓励学校从当地农民那里采购,帮助小农户提高生产水平和收入,同时使运营多样化,进入食品加工行业。政府与小农户合作,各自承担一半的生产成本,包括土地准备和种子、肥料等投入,再平分产出,分配到学校供餐等项目中。当地官员Lethusang Hanyane称:“本地学校供餐项目能帮助农民进入可预测的当地市场,最终实现农业和农村发展。

 

布基纳法索:
去年5月,粮食署在布基纳法索的学校营养餐中加入了酸奶。Kampiti的老师Estelle Bambara提到,收获季的时候三分之一的孩子都逃课去帮农,营养餐中加入酸奶之后,出勤率上升了。生产酸奶的是粮食署在当地的合作伙伴Kossam N’aï Bodedji,这个团体由30名女性组成,她们负责购买牛奶、生产酸奶。该团体主席说:“自从与粮食署合作,我基本实现了经济独立。我的丈夫更尊重我了。”学校营养餐项目能促进入学率和出勤率,尤其是女孩子,她们不仅能吃上营养餐,还能每月带10公斤口粮回家。这还有助于逐渐缩小布基纳法索的性别差异。

中非共和国:
在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90所学校的7万儿童接受了粮食署的学校营养餐,12岁的Eudoxie就是其中一员:“有了热气腾腾的午餐,我也能在课堂上更专注了!”中非共和国的很多儿童都患有肠道蠕虫感染,健康、营养状况和智力发育受到影响。粮食署与儿童基金会和该国教育部合作,发起了除虫运动,向孩子们分发除虫药品,作为学校营养餐项目的一部分。一粒药在半年内一直可以发挥作用,降低感染可能性。健康的孩子学习更积极主动,成绩也会更好。

 

布隆迪:
粮食署通过本地学校营养餐计划支持布隆迪的粮食生产,提高了小农户的收入。粮食署从合作社的小农户那里采购粮食,为当地学生提供每日营养餐。Malaisia是Twizigirane农业合作社的成员,她2014年贷款500万布隆迪法郎投资水稻生产,收获后卖给粮食署,并用收益支付了购买住宅地的首付款。2015年,她出售了12吨玉米给粮食署,还清了贷款。如果她所在的合作社跟粮食署续签合同的话,Malasia还计划修建出租公寓。粮食署的学校营养餐计划给当地农民带来的支持让Malaisia实现了成为商人的梦想。

索马里:
在索马里,粮食署为当地400所学校的10万学生提供每日营养餐。每天早晨,8岁的Qamar Abdikaadir Yusuf就去旅馆和夜总会的垃圾箱翻找阿拉伯茶卖钱补贴家用,再用赚的钱购买雨水在主要市场兜售。一天的辛苦工作只买得起全家人简单的晚餐。Qamar的妈妈送她去粮食署支持的学校上学之后,她的命运发生了改变。那里的学生每天能吃上两顿饭,女孩子每月还能带回家定量粮食。Qamar现在12岁了,能用索马里语读书写字,还会讲一点英语和阿拉伯语。她的母亲说:“‘谢谢’不足以表达我们对粮食署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