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叙利亚人#

发布于 03 February 2016

我不能让世界听见我的声音,但是你能。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在全球发起了一场社交网络运动,让我们与数百万受苦难的叙利亚境内流离失所民众和境外难民团结一致。

这是普通叙利亚人的故事,他们用自己的语言讲述了冲突前和如今在叙利亚境内及境外流亡生活的对比,他们失去家庭,也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他们向公众发出呼吁,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上点赞或转载#我是叙利亚人#及他们的故事,以传递团结一致的声音。
#我是叙利亚人#的活动支持联合国机构和救援组织领导人在1月21号联合发起的呼吁,他们呼吁结束叙利亚的苦难,并采取具体行动让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到达有需要的人手里。同时,2月4日的伦敦会议敦促全世界#支持叙利亚人#,此活动传达的信息与伦敦会议精神互为补充。

INAS

Pictures by Abeer Etefa

Fl點htlinge aus Nigeria warten vor dem Fl點htlingscamp Minawao

我叫Inas,我想告诉你们2013年1月8号发生的事,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当天,我的丈夫失踪了,把我和三个女儿孤零零地留在世界上。
我们在叙利亚生活得很开心——生活宁静,但是我们心满意足。我丈夫出门工作,每晚都会回家。1月8号,他再也没有回来。我试着给他打电话,我试着联系他的同事——我竭尽一切方法但是那天之后没有人再听到过他的任何消息。
两年时间,我都在家里等着他,直到有一天冲突加剧,我们的房子被彻底摧毁。我们不得不半夜里逃跑。我很害怕女儿们出事;战争就像野火,扩散的速度比我们的腿跑得还快。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孩子们过的比我幸运。我希望失学的叙利亚儿童都能回去上学,我不想他们错过人生的一切。


现在我们在黎巴嫩,每天在导弹、武器和战争的声音中入睡,再在同样的声音中醒来。但是这里太冷了,我们想念家里床铺的温暖。我把女孩儿们裹在毯子里,尽力不让她们整夜颤抖。在这些临时帐篷里,没有什么能让我们保持温暖。
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抵用券能买大米、面粉、黄油、糖、油和一切我们能买得起的东西。抵用券不够,但是我不知道没有它们我该怎么办——我该如何养活女儿们?
如果你愿意聆听我们对未来的希望和需求,请听下面的话。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孩子们过的比我幸运。我希望她们回到叙利亚接受教育,不仅是我的女儿,还有所有失学的叙利亚儿童都能回去上学。我不想他们错过人生的一切。
#我是叙利亚人#
祝好,

 

JAMAL

Pictures by Giulio d'Adamo

我的名字叫Jamal。我来自叙利亚一个名叫Khirbet Ghazeleh的村庄,现在住在约旦的一个难民营里。
我在叙利亚的家就是天堂。我能做一切我想做的事。现在我成了难民,我想要的、我希望得到的都得不到。在家里,我和家人住在一起,身边都是朋友。我是个木匠,生活很幸福。但是冲突开始后,我就被迫停止工作,一切都不复从前。


我在叙利亚的家就是天堂。我能做一切我想做的事。现在我成了难民,我想要的、我希望得到的都得不到。


在难民营,我做些木工活,但是没有工具很困难。我只从叙利亚带了一把锤子过来,它让我想起我的祖国和过去的我。我希望我也带上了一些家人的照片。
如果可以有一个愿望的话,我想再跟朋友们生活在一起。我们度过了那么多愉快的时光,但是冲突夺走了一半人的生命。
我想要呼吁国际社会停止叙利亚的冲突,让我们能回到家园、重新生活。现在我被困住了……我的未来是一个难民,不能自由行动,也不能工作。我想念我的祖国、我的家、我的邻居……但是我的国家已经被摧毁了。现在那里留给我的什么也没有了。
#我是叙利亚人#
祝好,

 

ZIAD

Pictures by Giulio d'Adamo

Fl點htlinge aus Burundi erhalten Nahrungsmittel

我的名字叫Ziad,在叙利亚Al Hajah的一个小村子里长大。感谢你们读我的信。如果你们也在扎塔里难民营,我很欢迎你们来到我的家。与你们分享我的故事意义重大。
这些天,我住在约旦的一个难民营里,忙于担任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粮食分发点的守卫,也在难民营里帮着人们修理东西。
我现在的生活与冲突爆发之前截然不同。叙利亚的家里有一种熟悉感。我生活在熟知的亲戚和邻居周围。我以前是个农民,生活吃饭都靠挥汗种田。我在自己的地里种蔬菜,我相信我的孩子们与家人在一起很安全。但是在这个难民营里,你必须养活自己。


我以前是个农民,生活吃饭都靠挥汗种田。我在自己的地里种蔬菜,我相信我的孩子们与家人在一起很安全。


离开祖国是个艰难的决定。我第一次来到约旦时就知道,我会感到疏远孤独,所以我把诗歌当作记录自己故事的方式。到这儿之后我已经写了一些诗。在家里,我有一整本写满诗句的笔记本。受情况所限,我没能把它带上。
这里的生活很艰难——工作机会稀少,我们得到的援助很难满足一整个月的基本需求。我只有一把电钻,在营里做些工作,还有一把rababa,这是我用来吟唱诗歌的弦乐器。
以前在叙利亚的时候,我喜欢写关于爱情、价值观和骑士精神的诗。自从来到扎塔里之后,所有的诗都是关于归家的思念。
#我是叙利亚人#
祝好,

 

Junger Fl點htling aus Burundi mit Nahrung und Wasser in zwei Bechern

 

NASSER

Pictures by Abeer Etefa

Fl點htlinge aus Nigeria warten vor dem Fl點htlingscamp Minawao

我叫Nasser,今年13岁。我来自阿勒颇,但是现在和父母、兄弟姐妹住在黎巴嫩的难民营里。我是家里最大的孩子。
每天从日出到日落,我到垃圾堆里翻找金属和空罐头卖。运气好的时候,我能挣一两美元补贴家用。
当我想到阿勒颇的家,就会记起它有多美,想起隔壁的学校。一场空袭之后,房子被摧毁了。逃离阿勒颇花了三天——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我不知道我的朋友们现在在哪里。


我希望我的祖国回到从前,我只想回到我的国家。我想回到在叙利亚从前的生活。


有时候我觉得我再也不能回到校园了。我离开叙利亚的学校已经四年了,我也不记得怎么读书写字了。现在,我需要帮助家庭。我爸爸以前有工作,但是现在他生病了,经常晕倒。
我和弟弟从垃圾堆里找到的任何东西都能帮我们买面包养活更小的弟弟妹妹。
我希望我的祖国回到从前,甚至变得更好。我只想回到我的国家,我想回到在叙利亚从前的生活。
#我是叙利亚人#

祝好,